董東瓚 醫師

董東瓚醫師
  • 榮登美國名醫錄(Who's who in medicine and healthcare)
  • 國家網路醫院美容整形科顧問醫師
  • 慈濟國際人醫會會員

會員

  • 中華民國美容外科醫學會
  • 美國重建美容外科醫學會

曾任

  • 2010年 國際美容整形外科期刊 論文編審委員
  • 2002年國際美容外科醫學會(ISAPS)指導教授(Teaching faculty)
  • 中華民國美容外科醫學會第五屆理事
  • 基隆長庚醫院整形外科主任
  • 基隆長庚醫院美容中心主任
  • 林口長庚醫院美容中心主治醫師
  • 台北長庚醫院美容中心主治醫師
  • 美國加州洛杉磯大學(UCLA)顱顏美容整形外科臨床研究員

主要專長:拉皮、眼睛美容、隆乳

董醫師是誰 ?

1960年春末的一個半夜,一部計程車顛簸地疾駛在沒有路燈指引的砂石路上,從恆春往屏東,方向是肯定的往北,可是車內的氣壓卻高低的不斷起伏。因為,交替起伏的是一陣陣痙攣出血的孕婦和一位對立即的未來完全無法掌握的父親,心中一句句的默禱。駕駛是鄰居,憨厚的個性只能讓他沉默的握緊方向盤、踩油門。終於,我掙脫了繞頸的臍帶,吸入這輩子的第一口氣,開始人生的第一個磨練。陪著失血的母親,調養生息,母親肚臍底下蜈蚣型的疤是我不能忘卻的出口。

之後,我開始在一個全家才不到五坪,後牆是古城垣的房子裡成長,季節性的落山風往往含著沙塵在房內打滾。在上學的路上,注視著同學的球鞋,經常盤算著什麼時候父親中了愛國獎券會給自己買一雙中國強。所以,我當時徹底的明白,沒有唸書,我一輩子沒有機會,也所以,我把書唸的很好。從恆春國小、屏東市中正國中到台南一中。然後,順從了母親的意思,到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

因為堅信只有技術才是個人生存的最佳本錢,所以選擇外科的工作。可是在我申請住院醫師訓練的過程中,卻嚐到生平的第一個落榜。那是在馬祖南竿島服役時唯一一段消沉的小記憶,信心盈盈的想當個耳鼻喉科醫師,卻敵不過競爭者的人情資源。轉入外科的訓練其實是我當時的第二選擇。在長庚醫院三年毫無天日的住院醫師訓練中,我的表現相當優異,面臨次專科訓練的抉擇時,毅然投向國際化最徹底也最出色的整形外科,沒有人情資源依然是我當時申請整形外科時最擔心的。「長庚整形外科不收我,是長庚的損失,不是我的落榜!」憑藉這份自信,我很幸運的開始連續三年每三天值一次班,值一次班幾乎都徹夜手術的整形外科訓練。訓練是極為艱辛嚴格的,可是在結束住院醫師訓練時,我獲選為最優秀的總醫師。不過我很清楚,不趕緊再厚實自己的手術技術,雖然當了長庚紀念醫院的整形外科主治醫師,也是一輩子庸碌無名。

經常,在值班室小憩時,注視著泛黃的天花板,我彷彿又看到母親的形影,她挑著井水從田埂上搖晃過來向我招手,臉上的深紋和眼旁充血的Y字型青筋,是持續不斷督促我學習的動力,這跟我一直喜歡做臉的手術大概有很深的淵源吧,我想!所以,我有將近兩年的時間在長庚醫院林口醫學中心的外傷科專任顱顏外傷的主治醫師,開始了個人事業上的聚焦。

有了處理外傷的豐沛經驗之後,1998年到美國UCLA醫學中心進修,我再度將焦點縮小,對著臉型美容手術投注很大的心血。除了在UCLA醫學中心的整形外科跟國際大師Dr. Kawamoto學習之外,更拜訪了多位在Beverly Hill, Hollywood, Santa Monica, Santa Barbara開業的世界著名的美容手術整形大師,和他們深交長談,交換臨床心得,這些大師都是每年美國美容醫學大會上的評論主講者。如內視鏡拉皮的Dr. N.G. Isse、全臉拉皮的Dr. S. Hoffllin和Dr. Markowitz、鼻雕的Dr. Jack Sheen和Dr. Kanodia、乳房整形的Dr. Perlman和Dr. William Shaw。他們毫不吝惜的提供我學習機會,可能和我的積極有很大的關係。然而,當我在洛杉磯接觸美容醫學愈深,就愈發感到國內美容醫學的落差斷層,所以返國後的個人發展方向也就愈形成焦點,因為身為美容外科醫學會的一員,深感自己所面對的社會責任實在是一種鞭策。

1999年底,我在美容醫學會上發表了四篇論文:
(一) 內視鏡拉皮臨床心得;
(二) LPG抽脂體型雕塑的應用;
(三) 內視鏡輔助國字臉削骨術的首創;
(四) 美容醫學上消費者心態分析報告。

形式上看已經在國內的美容醫學史,投注了一劑強效的維他命,我相信學術上的提昇會因為我們結合了尊重消費者的理念而更結實。2004年四月,在長庚醫院主辦了第一屆臉部年輕化研討會,邀請內視鏡拉皮大師Dr. Isse現身說法,同年十月,受東方美容外科醫學會之邀至韓國演講內視鏡拉皮的個人心得。2001年二月又邀請東京最負盛名的Dr. Shirakabe在醫院續辦第二屆臉部年輕化研討會,這些成果都是我對國內美容外科醫學會一種超越自我的築夢,期許未來的美容外科,可以多一點學術,少一點媒體,多一點誠懇,少一點花招,因為「誠信與技術比媒體包裝更實用」是我的堅持,也是我經常和朋友談話之間最常的爭辯。在洛杉磯,媒體廣告愈多的美容中心是最門可羅雀的,我的老師和在學術上著名的美容中心都不上媒體,因為消費者已經相信,包裝是可以用錢買的。

我們很難預測明天會是怎樣的變化,將會有什麼形式的挑戰,但是,我深信,只會往好的方向發生,現在,我可以提供給消費者的不一定明天還是好的。可是,因為我的積極,它一定是今天我最優質也最誠懇的技術。1998年,從日本東京參加美容醫學會後,我研發了狐臭的微創手術,已然改變了國內面對狐臭的治療生態,論文更發表於2001年美國的整形外科期刊。1999年從UCLA進修返國後,我引進了內視鏡拉皮、眼袋整形、鼻雕、腹部體雕和脂肪移植的新技術,到現在經過了十年的臨床證實,這些新技術已經在預期中蔓延開來,讓消費者蒙受最安全、最有效、最持久、最快恢復的利益。

自董醫師加入愛麗生醫學美容整形診所,一直以來,品質與技術是愛麗生一貫發展的軸線,所以,愛麗生強調由專門的醫師做專門的手術,並且,愛麗生重視每個消費者的需求,也重視他們的謹慎,並展現我們的專業。董醫師常強調『美容是一輩子的事』,每個治療,要把它當成是替自己的小女兒手術般小心翼翼,不能夠合理的應用在自己家人的技術,也一樣不能拿來執行。董醫師執業10年以來,在弓式縫雙眼皮,微縮Botox注射,削骨及正顎手術,還有三環釦3S拉皮,都經過長期的臨床粹湅和學術洗禮,其撰寫並發表於國際期刊的論文,弓式縫雙眼皮的論文更被收錄在2008年國際美容整形外科的年鑑裡。董醫師也時常反省,對自己的一刀一切,一分一撥,一針一線能不能有所堅持,能不能對自己及消費者有所交待。

董醫師在工作中找到了喜悅,也誠摯的感激每一位做過手術的病人,『因為,他們一直給我感觸悸動的機會,一種滿意寫在臉上的悸動,更提供我足夠的經濟可以持續從事美容外科這樣喜悅的工作。』談到工作中的成就與喜悅時,董醫師這麼表示著。

專業醫美諮詢